海靈草染髮(一) 惱人的白髮

媽媽那頭烏黑發亮的頭髮沒有遺傳給我﹐倒是父親把少年白髮的基因傳了給我。中學年代﹐我開始長出白髮﹐大學時﹐新陳代謝快﹐白髮長得也多。梳髮時﹐要刻意把白髮埋在黑髮下。​​

出來工作後﹐實在忍無可忍﹐走進髮廊做了人生第一次染髮。髮廊師傅為了讓客人覺得貨真價實﹐拼命把染髮劑一大團一大團地塗在頭髮上﹐隨之而來的是刺鼻的氣味﹐以及頭皮輕微刺痛。又有一次﹐染髮劑淌下額頭﹐師傅說不用擔心:「我們有一種化學藥水可以把皮膚上的染髮劑洗掉。」天!豈不是要先後兩次接觸刺激化學物?  那次之後﹐我索性買染髮劑自己染﹐雖然仍是化學染劑﹐起碼可以控制用量﹐可是心裡還是覺得不妥– 對自己和對環境。

換了幾種聲稱較天然的染髮劑﹐仔細一看成份,原來逃不過有害化學物。 以為避過可致癌的苯二胺(p-Phenylene diamine﹐即PPD),原來用另一化學名 1,4-diaminobenzene 出現,又或者以PPD的親戚朋友取代之 (例如:Toluene 2,5-diamine / p-Toluene diamine  甲苯二胺,簡稱PTD ),同樣具殺傷力。以為不含阿摩尼亞(Ammonia),原來以乙醇胺 (ethanolamine) 取代之。總之地雷處處。

終於﹐ 我學懂一個道理: 染髮和煮餸一樣,三分鐘煮好的即食麵既快又方便,但對健康無益;染髮也一樣,只有化學染髮劑才能做到速成。在我自己動手做肥皂和保養品後﹐也同時棄用市面上的染髮劑﹐尋找安全無毒的染髮方法。

用海靈草染髮﹐並非甚麼新鮮事﹐那是源自古老的智慧,千百年前印度、埃及以及北非等地區已用作天然染料。海靈草英文為Henna (拉丁文學名: Lawsonia inermis)﹐是生長在熱帶的一種灌木植物﹐把綠葉晒乾磨粉﹐溶水後會釋出顏色。[有人把它翻譯成指甲花﹐不過它跟我們在公園裡看到的指甲花(學名鳳仙花)是完全不一樣的品種]

海靈草染髮和化學染髮最大的區別﹐是海靈草兼具護髮功效﹐而化學染髮則傷害髮質和頭皮。分別如下,海靈草的染色分子會和頭髮表層結合﹐形成一層保護層﹐染髮後頭髮會變得順滑(圖示)。而化學染髮的原理﹐是利用氧化劑(如雙氧水)與頭髮發生氧化還原的化學作用,破壞頭髮自身原有的分子結構,打開頭髮毛鱗片﹐讓化學染料進入並鎖閉在頭髮纖維中,以改變頭髮顏色。著色過程,會破壞原有的蛋白質鏈和氨基酸,導致水分流失﹐染後頭髮會變得乾枯和失去彈性。所以如要用植物染髮﹐購買時記得看清成份資料﹐確定不含化學添加物。

當然﹐海靈草有其不足之處﹐單用海靈草染白髮﹐顏色會偏金橙色。如要加深顏色,要在染髮前另外再加入木藍粉(另一種植物﹐學名Indigofera Tinctoria) ﹐這樣可達到咖啡色的效果(注意,用植物染髮﹐是無法把白髮染成黑色的)。另外﹐用純植物染髮需要較長的染髮時間 (約2小時)﹐顏色選擇不多。雖然如此﹐染髮時不必擔心染髮劑接觸到頭皮﹐也不必內疚沖洗時有毒化學物會污染環境﹐那種自在輕鬆的心情﹐不是用化學染 髮劑的步步為營可以相比的。​​